2019 ~ 2020 岁末有感

Banner PID 84869491

诗酒趁年华,可我既不会作诗又不常饮酒,只是一个普通的社畜而已。翻了一下上一次的年终总结,已然是2018年的事情了。Blog 上停滞的时光亦如人生的真实写照。回想起 2019 到 2021 年的今天的这段时光,空空的,轻似羽毛,拂一拂衣袖便随风而去;但这份轻,如果放在心头,那么便压得人喘不过气。

2019 的 10 月,我下定决心离职。这是除实习外的人生第一次离职,现在想想或许是有点可笑的,不过也不算后悔。离职后我很快的陷入了迷茫当中,没有工作后的感觉很奇怪,明明根据计算来说,自己的储蓄撑过这一年也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终日处于一种惶恐当中。也许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。离职后的第二周我便开始找了工作,然后同年的 11 月就入职了另一家公司。算来期间也就是过了两周而已,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真是年轻。。。为什么选择那家公司呢,大体上是凭感觉的,感觉面试官很 nice 吧。

就这样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二份工作,996,写业务的。整个 Team 除了 Leader 外,一个前端,一个云端的后端,一个写 Golang 的 Agent 端。1:1:1:1 非常 nice 的配合。我印象中是周五入职的,然后周六看了一下很像 Flask 的 Grpc 轮子,周一就开始写代码了。因为整个业务线都是新的,所以是从零开始做的。我很感激自己有这样一个机会从第一行代码开始写。两周左右的时间后,第一版就出来了,起码还能跑。这个期间我对于前端同学印象十分深刻,他和我是同一天入职的,这一周多因为家离得远,然后就睡在公司旁边的宿舍中(可以据此推测下班时间)。和第三方进行简单的对接之后,我们上线了,那一天应该是 11.24,第一个站点,第一批用户。事情就是这样

12 月份,写 Golang 的换人了,开始了 Agent 端的第一次重构(重写)。至于我这边么,开始了 C 端的开发,嵌入到对接平台的 APP 中。然后给站点的运营人员开发了一个微信小程序。产品已经跑路了,整个业务端的设计走向已经落到了开发 Leader 和运营的手中。我也在这个时间段真正的意识到了什么是“加班”,一连几天都是凌晨两点下班的,到了最后上线的前夕,我记得在 1 点左右我还和 Leader 吵了一次,因为上线前还要改东西。12.25 这一版拿出去了,为什么印象这么深刻呢,因为前一天是平安夜也是我的生日,凌晨下的班,第二天直接去的现场。事情就是这样

1 月份,C 端重新的设计,开发。并且修了几个大 Bug。公司年会组织出去旅行。春节放假,疫情开始曼延,返回上海需要隔离。2 月份,因为收到疫情的影响,在家办公了一段时间。同时也是因为疫情,上线了一个新的服务,但是基本上没有使用的,可以说是废了。我这边呢开始搞站点的无人化,一直搞到 3 月份上线。事情就是这样,从简短的叙述中仿佛看到一个在划水的程序员。

真正的噩梦开始了。

3 月份,两个业务线要合并。拖这个的福,我们这边重新获得了一只产品经理。业务线合并谈何容易,但是老板说要月底上线的,留给我们这边的时间不多了。但与此同时我这边还要在旧的系统上开发一个新的对接。毫无疑问,我们延期了。合并后的 Team 有 3 个云端后端,3 个前端, 1 个 Agent 端,我们在关在一个屋子里面进行所谓的封闭式开发,然后加班,加班,延期,延期,就这样到了 5 月份。这次合并其实是重写的,产品也是重做了的,而且到 5 月份仅仅是重写完了另一个业务线的东西。劳动节的黄金周期间甚至也在加班,然后我去了医院做检查,颈椎曲度变直。“加班”,我对此又有了深刻的印象。一个后端跑路了,应该只来干了 3 个月左右,另有一个前端被开除了。说实话,我这边认为这是杀鸡给猴看罢了,老板是一个 PUA 能力特别强的人。事情就是这样,荒唐已不足以形容。

6 到 9 月份,我们重新做了原来的业务线的内容,就是把 11 月 到 3 月份的东西又重新写了一遍,然后新加了一个小 B 端。这期间是迭代最疯狂的时候,整体的前进路线就是一个波函数。我印象中有次产品经理下午 3 点提的需求,晚上就要上线的。哈哈,也出现过产品砍掉功能后,第二天被现场的运营人员骂,最后回滚的情况。我也认识到了什么叫做事情无法对齐。至于排期么,我补一下,直到 7 月份,我们这边是没有项目经理的。有趣的是,我们的第一个项目经理是老板的助理。借此,我也听到了这样的一种排期说辞:目标的时间点就是那里,我们要讨论的时间点是如何在那个时间里完成。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时间点是死的,即使不合理也是合理的。自此我便不 argue 什么排期了,事情就是这样

10 月份黄金周回来(这个是休假了的),Team Leader 换掉了。我们重新搞起了无人化,11 月份上线了。说实话,这一个月是一团糟,我也开始有意的控制自己的下班时间,尽量在 12 点之前走掉。身体的已经在告警,同时我心中已经开始怀疑这玩意到底能不能成功了,说实话,我们费了太多的时间在无意义的地方了。上线是强行上线的,后来的一周基本在处理各种事故,渐渐的演变成了基本上白天在做线上支持,晚上写代码的节奏。这样的生活已经偏离了我原本的路线。12 月份,前 Leader 跑路了,讨论下来又要重构(重写),这一定程度坚定了我要走的决心。事情就是这样,一点点累加起来,然后发生质变。

1 月份我跑路了,写代码为什么要以性命相搏呢

为什么我要记叙这几件事情呢?因为怕忘记这曾经发生过的一切,忘记当时自己的感想,再次跌入历史的循环当中。再来,简明扼要地纪录几点感想:

  • 当一个系统需要由多人完成的时候,对齐信息显得尤为重要,也许事前多开几次会。开会前先准备好信息,有目的的讨论,这样也比较省时间。
  • 不要带着以后会重构的想法去编码。
  •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,人们却在996。没有解放,充当的是资本家的口中人工智能中的“人工”二字。
  • 容错是系统关键的一步。
  • 工作,尽力就好。脑力劳动工作者,效率才重要。

最后推荐 2 本书: